當前位置:首頁>>文化>>原創空間

一株罌粟的自白

發布時間:2020-01-05 10:19 來源:恩施晚報 作者:鄒一鳴 編輯:劉艷

恩施清江外國語學校722班 鄒一鳴

我是一株罌粟花。

看!纖細的綠莖、艷麗的花朵、淡黃的花蕊,我逆著晨曦,映著日光,迎著晚霞,絢爛生長,隨風起舞……自然界的我是如此美麗。

可是,這種美麗成就了果實的某種野心,人們利用了這種美麗,使我成了罪惡之源。我本不具備媚惑人心的特質,是擁有不潔凈心靈的人類將罪惡之手伸向了我:一些貪婪的人們將我加工,使我變成了邪惡的鴉片,他們對我的濫用讓我名聲掃地。

可是,我這樣的一株植物本身又有什么罪過呢?今天的我卻又不得不帶著我的負罪感,寫我的自白書。

我和我的姐妹本來不屬于中國這片大陸,我們是什么時候來到中國了呢?翻開歷史書,我發現,我因鴉片名揚海外,也因是制造鴉片的原材料臭名昭著。

在中國的清朝時期,英吉利人帶著貪婪的欲望來到了中國,用鴉片敲開了中國貿易的大門,給了中國人一個非常沉痛的打擊,令一個古老文明大國頃刻間變成了“東亞病夫”。當時,中國的林則徐虎門銷煙,但沒能阻擋我在中國前行的腳步。時至今日,依然有許多人為我而沉淪,為我而傾家蕩產。我被制成各種各樣的新型毒品:海洛因、搖頭丸……

這些新型毒品對人有著巨大的危害:它不僅嚴重摧殘人們的身體,更使人喪心病狂,把人變成行尸走肉的“鬼”。為了過把癮,人們不惜拋妻棄子;為了籌集毒資,人們偷盜搶劫甚至危害他人生命……毒品的危害已擴散至全球,各國人民都對其深惡痛絕,它已成為全世界人民的公敵。

許多人把我與毒品聯系在一起,認為我是“邪惡之花”,我要忍受世人的唾罵與白眼:善良的人對我避而遠之,正義的人欲將我殺之而后快,邪惡的人無情地采摘我……我每天都在痛苦地呻吟,我每天都在哭泣啊。其實我本是善良的??!我的血液曾一度被醫生用于鎮痛;我結出的籽含有一種有益的油脂,可作沙拉的拌料。但貪婪的人們僅盯著我的果殼,提取出各種毒品來賺取暴利,實施罪惡。

其實,只要嚴格控制我的種植及我體內物質的使用,我完全可以造福人類!是人們永無止境的貪婪之心害了他們,也影響著他們的文明。而這一切的根源,是人類的貪婪和惡念。

萬物生靈之首的人類啊,請你們不要人為地制造罪惡啊,請收起你們的貪婪之心吧!

我多想擺脫被連根拔起的厄運,和姐妹們在漫山遍野的山谷里自由生長,在清風中悠悠地搖曳……

這就是我,一株可悲而又可憐的罌粟的自白。

責任編輯:劉艷
广西快乐10分app 股票如何开户 江西11选五前三组选走势图 在家兼职网赚 河内五分彩 走势图组选 2020年云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香港平码3中3免费资料 配资官网 河北11选5真准网 真人街机捕鱼 贵阳麻将冲锋鸡下载